重庆易贷贷款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贷款服务

联系方式

联系人:曾小姐
电话:023-6785780
邮箱:service@hbqt-pipe.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年头信贷“关闸” 经济下行隐忧潜藏?

编辑:重庆易贷贷款公司  时间:2013/03/04  字号:
摘要:年头信贷“关闸” 经济下行隐忧潜藏?

    “贷款放年头,存款冲年尾”,这似乎是做银行的一条不成文内规:既可多赚利差、又可装点报表。可是,2012年的“年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银行信贷投放的局面却迟迟没有打开。

    是什么让银行信贷不成气候?是银行没额度贷、没项目贷、不敢贷,抑或不想贷?是企业或个人不需要贷,抑或贷不到?《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业内人士。

    企业、居民“不需要贷”?

    央行数据显示,2012年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7381亿元,同比少增2882亿元,而市场对今年新增贷款的预期为全年80000亿元。无论是按照银行惯常的“3、3、2、2”按季放贷节奏,还是部分银行“还旧贷新”策略下的“4、3、2、1”计,不足全年10%的首月数据都并不给力。进入2月份,这一情况尚无明显好转。据报道,截至2月19日,四大行2月新增贷款约700亿元,其中一家大行新增贷款数为负。

    “很多大企业的贷款需求减少了。”华南一家知名财务公司副总经理张先生昨日告诉本报,就他们公司服务的几家大中型企业来看,今年年头贷款的不多。

    “原因之一是企业投资减少。”据他了解,第一个因素是,贸易型企业接的出口单子“一年不如一年”,有的订单是企业主动放弃的,因人民币持续升值,“这些单子即使接也赚不到多少”,因此企业相应设备、人力投资减少。第二个因素是企业过去的房地产类投资明显减少了。

    汇丰2月PMI预览数值报49.7,连续第4个月低于荣枯线。企业新订单与新出口订单持续萎缩,出厂价格下降。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亚太区联席主管屈宏斌评论称,整体经济增速放缓的态势不改,近期内需增长尚未出现实质性的反弹,而外部需求还在恶化,进一步加剧了经济增长下行的风险。

    “原因之二是企业‘猫腻’减少。”张先生透露,过去两年里,个别大企业曾利用该企业从银行融资成本相对低廉而其他小企业获得贷款成本畸高,甚至无法获贷的两头优势,在中间“借长放短”,向银行贷款后加利放给小企业。但自去年下半年民间贷款情况恶化、市场风险上升之后,这种“猫腻”情况也已收敛。

    从企业贷款数据来看,1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增加5840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065亿元。

    除企业类贷款外,住户贷款1月新增152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779亿元。业内观点认为,因地产调控推高购房者观望气氛,个贷中的“大头”房贷需求疲弱,是此类贷款下降的原因之一。而理财产品等收益较高,经济疲弱预期致居民消费类贷款下降,或为原因之二。

    银行“不敢贷”业务员“不想贷”?

    银行“偏爱”的大企业客户贷款需求下降,而对于中小企业,银行又有着种种“不贷”的原因。某银行上海分行人士昨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银行的惧风险特性导致此类贷款往往需要抵押物担保,而绝大部分抵押物是房地产。然而近期,随着房市走弱,房地产担保类贷款抵押率下调、发放额度大降。

    据他透露,首先,当一笔担保类贷款到期,中小企业续贷或重新申请贷款时,作为抵押物的房地产价值也将重新被评估。因为房地产价值已经缩水,再次获贷额度自然缩水。其次,房地产抵押物的抵押率已经“一降再降”,信贷高增长时期120%的抵押率早已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70%至80%左右的抵押率,这也导致贷款额度的下调。第三,市场资金从紧叠加房地产市场承压,使得信贷增长时期看不见的贷款风险浮出水面,某些行业的老板“跑路”,某些抵押物出现数据高估、造假和重复抵押,某些互保、联保类贷款出现关联担保等现象逐渐被发现,银行开始彻查,也殃及所涉种类贷款一起被部分银行“内部叫停”、只收不放。

    另外,上述人士还强调了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下降的影响作用。这类贷款自2009年起一直是银行信贷增长的主力引擎。但目前,平台贷款正在逐步到期,续贷、展期受到严格限制,“借新还旧”再贷款也被禁止。

    除了“不敢贷”,从银行基层工作人员来看,也交织着客户经理“嫌贷爱存”的因素。坊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即拉到等额的存款或贷款,前者给予银行客户经理的业务提成是后者的10倍。

    本报向某股份制银行客户经理采访后获悉,中资银行现行两种客户经理的绩效管理办法:积分制度和虚拟创利回报制度,而这两种制度眼下都不例外地倾向于“揽储”创绩效。

    具体来说,部分采用积分制(如某银行采取“平衡积分卡”制度)的银行考核的积分项目有20多项,今年以来,仅“存款”一项指标就占了50%以上的权重。

    采用创利回报制度的银行则给客户经理一个虚拟的“资金成本”,并通过“资金成本”的上下浮动来调节业务人员的具体业务品种积极性。该业务员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银行此前最高曾将“资金成本”调至接近10%,按照目前一年期定存3.5%计算,一笔存款的绩效参考有6.5个点;而放贷即使利率上浮50%,按一年期计算年化利率也不过9.84%,不够创绩效。也就是说,拉一笔这样的贷款,业务员可能提成为零。

上一条:小微贷款两年翻一番 高增长难掩尴尬 下一条:银行业高利润背后的逻辑